阿洋是团白的

这里团白,是薛洋毒唯,毒唯!!!!

【恶友】七夕快乐

  “吱--”锈迹斑斑的城门被推开,发出刺耳的声音。门上停留着的乌鸦被惊到,扑腾着飞到远处的枯木上,瞪着只身前来的不速之客。

  见来着身穿兰陵金式礼服,头戴软纱乌罗帽,眉间一点朱砂。嘴角稍带着微微笑意,可仔细看眼里却没有丝毫温度。此人正是敛芳尊金光瑶。

  义城的空气中弥漫着胧胧白雾,瞧似仙境,可是城中淡淡的血腥味,使人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 金光瑶轻车熟路的走到一间破旧的房子前,礼貌的敲了敲门。

  “进。”沙哑的声音从屋里响起,金光瑶推门走了进去。

  屋子里没有点灯,显得阴冷而黑暗。一个扎着高马尾的黑衣少年靠在一具棺椁上。他眼里染着一层水雾,被吵醒的不满使他轻皱着眉头,嘴唇微张着露出了两颗虎牙,眼底的乌黑彰显出他有多疲惫。

  金光瑶看着他此刻的样子,眼里划过一丝心疼,却又转瞬即逝。

  “成美,注意身体。”金光瑶开口到。

  “啧,知道了,”薛洋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,“又不是你最近催得紧,我能这样吗?”

  薛洋揉了揉眼眶,打了个哈欠,又猛地反应过来,咬牙切齿的说到∶“说了多少遍了,不要叫我成美!”

  “小流氓,稍安勿躁,”金光瑶从包袋里拿出一袋糖,“七夕快乐。”

  薛洋愣愣地望着那袋糖,明明是只要几个铜板就能买来的东西,可是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 过了几秒,薛洋回过神,一把抓过那袋糖,撕开包装直接吃了颗,别扭的说到∶“也不是很好吃……我自己随便抢一袋就行了。”

  “好吧好吧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,”金光瑶笑到,“兰陵我还有许多事没处理,既然糖已送达,那么我便走了。”说罢,金光瑶转身就走。

“唉,快走快走。”薛洋嫌弃到。

  直到金光瑶不见了身影,又过了良久,薛洋小声说到∶“挺甜的,谢谢。”



『恶友』题目不可能告诉你们啦

https://shimo.im/docs/fIQfo60eQLgX4aYp/ 《〖恶友〗微虐?》 ,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